原标题:李飞飞离开 Google,CMU 计算机系主任 Andrew Moore 接任

原标题:重锤落下,Google云主帅李飞飞确认离职!Andrew Moore接任

原标题:Google 云 AI 部门负责人李飞飞将离职,卡内基梅隆大学教授 Andrew
Moore 接任

雷锋网消息,今年 6 月份,关于外界传出的李飞飞要从 Google
离职的消息,Google 当时给出的回应是:

图片 1

图片 2

飞飞是一位成就卓著的、受人尊敬的人工智能领导者。未来,她计划长期继续在
Google Cloud 工作,不过当她在斯坦福大学的休假结束后,她花在 Google
的时间将会减少。

9月11日讯,Google云官方博客今日发文章称,目前担任Google云AI/ML首席科学家的李飞飞将重返斯坦福大学,不再主管Google云,转为担任Google云AI/ML顾问,而接任这一工作的是卡耐基梅隆大学计算机学院院长Andrew
Moore。

Google 日前宣布,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学院院长 Andrew
Moore,将于今年年底辞职,并接替 李飞飞 出任 Google 云 AI 部门负责人。

如今伴随着 Google Cloud Blog 上的一则声明,李飞飞在 Google Cloud
的去向有了更加清晰的结果。

2016年11月,在担任坦福大学副教授、斯坦福AI实验室负责人期间,李飞飞因“学术休假”加入Google,成为Google云AI的负责人与首席科学家。两年时间中,李飞飞,这位传奇华裔女科学家,承包了Google云动向的大部分热点,其中也不乏军事武器这件颇有争议的事情。

Moore 在 1993 年加入卡内基梅隆大学,任计算机科学和机器人学教授,随后在
2006 年到 2014 年之间供职于 Google。

图片 3

早在今年6月,已有外媒对李飞飞“离职”进行“爆料”,传言李飞飞将结束学术休假,而离职原因似乎与涉及Google为美国国防部制造AI武器的邮件泄漏有关。

Google 云首席执行官 Diane Greene 在一篇 博文 中宣布了这一消息。李飞飞于
2009 年在斯坦福大学担任助理教授,并在 2012 年被升等为终身职副教授。据
Google 发言人称,她一直计划返回斯坦福。

9 月 10 日,Google Cloud CEO Diane Greene
宣布,卡耐基梅隆大学(CMU)计算机系系主任的 Andrew Moore 将在 2018
年年底加入 Google Cloud,担任 Google Cloud AI
的负责人和顾问;而李飞飞则会在同一时间回到斯坦福大学担任教职,并同时会担任
Google Cloud 在 AI 和 ML 方面的顾问角色。

执掌Google云,李飞飞的传奇再续

Greene 在博客文章中表示,李飞飞回到斯坦福之后,她仍将担任 Google 云的 AI
和机器学习顾问。

Diane Greene 表示,李飞飞的离开,都是已经提前安排好的。

2016年11月,李飞飞加入Google。2017年初,李飞飞和李佳这对师生组合,正式加入Google云团队,负责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相关业务。她们还共建立了Google
AI中国中心,并决定大幅度投入AutoML和Contact
Center,这一决策也推动了Google云在AI等领域的进步。

“李已经建立了一支庞大的团队,他们共同创新并在加速开发人员和 Google
云客户采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方面做得非常出色。” Greene 写道。

伴随着李飞飞的离开,Andrew Moore 也将全职加入 Google
Cloud,不过他的工作地点是在匹兹堡,也就是卡耐基梅隆大学的所在地。值得一提的是,Andrew
Moore 也是一名 Google 的老员工了,他在 2006 年至 2014 年在 Google 工作。

而在加入Google之前,李飞飞就是位“自带光环”的华人女科学家。

李飞飞于 2016 年 11 月 加入 Google,担任 Google
云计算集团旗下新成立的机器学习部门负责人。2017 年 12 月,Google 成立
中国 AI 中心 ,由李飞飞和李佳负责领导。

图片 4

李飞飞出生于1976年,生于北京、长于四川,1993年跟随父母来到美国新泽西州,1995年以全额奖学金考入普林斯顿大学。

Google 云 AI 部门负责人李飞飞将离职,卡内基梅隆大学教授 Andrew Moore
接任动点科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雷锋网了解到,2016 年 11
月,在斯坦福大学计算机担任教职的李飞飞宣布,利用自己的学术休假时间,她将加入
Google Cloud 担任 Google Cloud AI 首席科学家;凭借自己在 AI
学术领域的影响力,李飞飞几乎成为 Google Cloud 的形象代言人。

2009年加入斯坦福大学任助理教授,并于2012年担任副教授(终生教授),和斯坦福人工智能实验室与视觉实验室主任。主要研究方向为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认知计算神经学,侧重大数据分析为主,已在Nature、PNAS等顶级期刊与会议上发表了100余篇学术论文。

责任编辑:

2017 年初,李飞飞参与到 Google AI 中国中心的规划和建设中来,并与 Google
CEO Sundar Pichai 讨论,将其定义为公司级的战略;随后在 2017 年 12
月,李飞飞现身举行于上海的 Google 中国开发者大会,亲自宣布了 Google AI
中国中心的成立,并表示自己将和李佳博士共同领导。

而此前,她最主要的贡献是参与建立了两个数据库:Caltech
101和ImageNet
,被AI研究者广泛使用来教机器分类物体。其中ImageNet数据集,目前已经包含了使用日常英语标记的超过1400万张图像,跨越21,800个类别,成为全球最大的图像识别数据库。

当时李飞飞表示,“AI 没有国界,AI
的福祉亦无国界”,并表示,“作为一个华人,(Google AI
中国中心)由我来领导是最合适的”。

今日,在完成了执掌Google云这一段辉煌履历后,李飞飞也发表了自己的离职感言。感言中,李飞飞将这段经历描述为“学术界和工业界额人才互动和思想交流”,而结束了学术假的她也将重新将重心转回学术界。

在李飞飞担任 Google Cloud AI/ML 首席科学家期间,Google Cloud 在推动 AI
的平民化、降低 AI 的使用门槛方面也有很多的进展,一个比较重要的成果是
AutoML。

李飞飞还表示,“我为我们团队的成就感到骄傲,Cloud AI被Forrester,MIT
Technology
Review,Forbes等高度评价为工业界领先团队。我们一起创造了多个有影响力的产品包括AutoML,Contact
Center AI,Dialogflow Enterprise,Vision/Speech/NL/Translation
APIs,Cloud AI
platform等等。我们的行业解决方案(包括零售,医疗,能源)也开始受到青睐。”

图片 5

Google AI军事化丑闻,或成李飞飞职业瑕疵

2018 年初,Google Cloud 发布了 AutoML Vision。而在 2018 年 7 月的 Google
Cloud Next 大会上,李飞飞又亲自发布了 AutoML Natural Language 和 AutoML
Translation;二者一个是基于自然语言,一个是基于翻译;其目的都是为了让用户去更加便利地使用机器学习,大幅度地降低门槛。

不过今年6月的离职传闻,以及在GoogleAI武器化事件中扮演的令人争议的角色,令李飞飞在Google的这段经历并不那么完美。

除了参与学术研究,李飞飞也参与到 Google Cloud
重要业务的决策中去,比如说在去年 Google Cloud
与美国军方的相关合作中李飞飞就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李飞飞在掌管Google云AI部门期间,Google曾因和美国国防部达成协议,同意提供军事AI技术以帮助分析无人机监控录像,而引来其员工的不满。

而外界对李飞飞在 Google 的地位也非常看重。在今年 5
月,有多名学家专家呼吁 Google 中止与美国军方的合作,为此给 Google
方面的几位负责人写信,这些负责人除了 Alphabet CEO Larry Page、Google CEO
Sundar Pichai 以及 Google Cloud CEO Diane Greene 之外,还有李飞飞。

而在泄露的几封关键邮件中,李飞飞表示“无论如何一定要避免提及或暗示AI”、“武器化可能是AI中最敏感的话题之一”、“2017年,Google云一直在打造AI民主化的主题,Diane
Greene(Google云CEO)和我一直在谈论企业的人性化AI,我会非常小心地保护这些非常积极正面的形象”的言论,也显示李飞飞很可能在Google企图将AI军事化后,希望再在对外宣传中,对此事进行“包装”和“美化”。

关于离开 Google Cloud 一事,除了来自 Google
官方的声明之外,身为当事人的李飞飞也在微信朋友圈表明了自己的心迹。她表示:

Google内部传出军事合同消息后,超过4000名员工在请愿书上签名,要求管理层推翻这一决定,十几名员工更是通过辞职表达抗议。最终Google选择遵从员工要求,承诺不会构建AI武器。军事AI之举不仅遭到Google员工强烈反对,李飞飞本人也因为几封关键邮件的泄漏而陷入了长达数月的内部纠纷。

学术界和工业界人才的互动和思想的交流一直是硅谷传奇的重要精髓。随着斯坦福新学年的开学,我的学术假也告一段落,将把工作的重心重新转回学术界。非常荣幸和感恩这两年在谷歌的工作和成长。我为我们团队的成就感到骄傲,Cloud
AI 被 Forrester、MIT Technology
Review、Forbes等高度评价为工业界领先团队。

我们一起创造了多个有影响力的产品包括 AutoML, Contact Center AI,
Dialogflow Enterprise, Vision/Speech/NL/Translation APIs, Cloud AI
platform
等等。我们的行业解决方案(包括零售,医疗,能源)也开始受到青睐。谢谢你们的信任和创造!

尤其是“佳飞猫组合”的另一半——李佳。因为你的
leadership,我们一起成长。因为你的friendship,我们一起分享成长经历里所有的泪与笑!

这里还要向大家隆重推出 Prof. Andrew Moore (CMU),他是 CS
界资深的领袖。记得两年半前,我和刚从谷歌回到学术界的他还在他 CMU
办公室讨论我去哪里修学术假。他当时特别鼓励我来谷歌云,也和我分享了他自己之前在谷歌
8 年工作的心得和体验。现在我非常期待以 AI
顾问的身份和他进一步的合作与交流。

另外小小剧透一下:斯坦福大学也会在不久的将来公开启动一个重要的 AI
Initiative。人类前行的道路需要思想灯塔的照耀,这是学术界和思想界在这个重要的历史时刻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和机会。只有以人为本的科技才能真正地造福人类。

不过,随着几个月前谷歌承诺其AI“不会将其用于军事武器”,这一事情也慢慢画上了句点。

图片 6

Google云在过去几年做了什么

另外,雷锋网了解到,与李飞飞一同入职 Google
的李佳也在朋友圈中转发了这段话,并对“佳飞猫组合”中的同伴李飞飞表达了祝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再说回Google云,在李飞飞带领下的两年,Google云也确实有着不错的成绩。

责任编辑:

Google云CEO Diane
Greene的博客中,晒了一下过去几年在李飞飞及其他AI科学家们的带领下,Google云AI取得的成就:

Google首先表示,对人工智能非常看好,Google云Al团队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简单、快速和有用来实现Al的大众化”。

同时表示,Google云通过云服务,为世界各地带来了最好的在视觉、语言、语音和对话领域的GoogleAl,并为用户建立了一个平台,让他们可以通过GPU和TPU在Google上扩展白己的模型。

今年,Google通过CloudAutoML进一步推进了Al,这使得对机器学习知之甚少的开发人员可以根据自己的业务间题构建先进的模型。Google还通过世界上最大的数据科学家社区Kaggle将超过200多万数据科学家聚集在一起。目前平台上有超过15000名付費客户,从2018年7月我们在GoogleNext发布AutoML产品以来,已经有一万多人开始使用这些产品。

Google在文章里也写道,“随着Al的使用趣来趣广泛,我们的目标是确保Al通过遵循我们的Al原则以可靠的方式被使用。”

这可否当做Google对其AI使用的正当性又做了一次背书?

Andrew Moore,下一个Google云AI总帅是谁?

还要说下,李飞飞不再担当主帅后,继任的是哪一位。

即将在2018年底,全职加入Google云,就任Google云AI负责人职位的Andrew
Moore,是现任卡内基梅隆大学(CMU)计算机科学院的院长。

他的研究领域主要有统计机器学习、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以及大数据统计计算。他曾在机器人控制、制造、强化学习、天体物理算法、电子商务领域都有所建树。他的数据挖掘教程下载量已达100多万。

Andrew Moore建立了Auton
Lab研究组,该研究组设计了有效的关于大型统计操作的新方法,并在多种情况下都实现了几个数量级的加速效果。Auton研究组的成员与许多科学家、政府机构、技术公司都有着密切的合作,旨在不断寻求在计算、统计数据挖掘、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领域中最函待解决的问题。

而早在2006年,Andrew就曾在Google任职。2006年,Andrew加入Google,参与了Google
Pittsburgh的建立。同时,他也参与了包括Google Sky和Android
SkyMap的相关事宜。2014年8月,Andrew重返卡内基梅隆大学(CMU),继续担任计算机学院院长。

此外,在人工智能领域,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着实名气不小,其计算机学院常年霸占各大全球计算机学科排行榜榜首。今年5月,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学院宣布将在今年开设美国首个AI本科学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